一花一草皆生命 一枝一叶总关情!在我们热爱的《DOTA2》游戏中,VS是天怒妹妹 很多被我们忽略的符号其实都有他们存在的意思以及背后那令人着迷的故事~屠龙骑士们也不知为什么要杀死所有的龙族,龙骑士戴维安杀了时间之龙后开始寻找屠龙的意义!乌索瑞安神圣骑士团盾徽上的那条红色飞龙到底是何许人也?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已经成为了龙骑士们的徽章!小小头上的漩涡螺旋;剑圣遮面面具上的红色漩涡以及老牛的被动上古工匠之印都有着一段传奇的故事…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力量英雄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红雾军团团徽-炼狱公羊-好战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作为红雾军团的一名步兵,蒙哥可汗的目标是成为红雾军团的将军。VS是天怒妹妹 在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中,他用血腥的战果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他毫不犹豫杀死上级的行为帮助了他的晋升。在七年的千冰斗湖战役中,他用光荣的杀戮给自己带来了荣誉,他的声望比从前更耀眼了,但他身边的战友也在一个个的减少。在最终战胜的夜晚,斧王宣布他为红雾军团的新将军,并冠以自身“斧王”的头衔。但他的军队现在却只有他一人。当然,许多人是战死的,而更多人则是死在斧王的刃下。不用说,现在大多数战士都在回避他作为领导者。但这对斧王来说不算什么,因为他的军队只需要他一个人就够了。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安布里家族族徽-灰毛巨狼-凶狠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叛变将国王激怒了,他将安布里家族的家主和其幼子贝恩霍勒抓住,然后将所有安布里家族的人杀得一干二净。在皇家法庭的审判中,国王命令他的法师将安布里领主的幼子施法变成狼,然后咬断他父亲的喉咙。\”动手!\”国王下令,\”这样他也能尝尝被人背叛的滋味!\”强大的魔法被施放到了贝恩霍勒身上,这个孩子当时就变成了狼。然而,尽管躯体转变,他的心智尚存,他将看守撕成了碎片。

为了将这只猛兽赶走,国王付出了一队骑士的生命。安布里领主在加锁中大笑着,甚至当国王将剑刺入其身体后仍狂笑不止。现在,安布里家族唯一的子嗣,贝恩霍勒,以狼人的形态游荡着,半狼半人,追寻着,他所失去的公义。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工匠匠章-上古工匠之印-神秘

如大家所知,这是属于上古巨神工匠的符印,是一个类似于火钳的样子,和上古巨神背后的工具一致,代表的应该是铸造之力。小小的头顶也有类似的符印,说明他的确是上古巨神工匠们的造物,但是创造小小的并不是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位巨神,相遇时上古巨神会对小小说:“小小,工匠们都不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大地之灵也知道小小的身世,但是他在游戏里杀死小小只会说:”小小,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的身世你就这么死了。“千百年来,小小不知疲倦的环游世界,寻找着他的起源,他的出身,和他的种族。在旅途中,尽管他变得越来越庞大,身体被岩层和青苔覆盖,但是他头顶的符印从未消失。活动在大陆上的众神虽然了解这个符印但是他们大多沉默于此,工匠的符印背后的故事依然是一个谜。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骑士团团徽-火焰守卫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这是一个代表着内侧柱廊的圆环以及其中代表着圣火的内接三角形。流浪剑客SV一出生就被放逐,从此在独处中冥想和训练自己。在流浪的过程中他决定了要保护无辜的人免受邪恶的侵犯。带着受祝福的大剑“正义”,以神之力量击倒对手,任何Sven所看到的不公正都将感受到他的愤怒。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全能教教义-救己伤人

普利斯特·雷霆之怒是一名见多识广、勇于拼搏、无比虔诚的骑士,他被声望极高的骑士团长老抚养长大,作为他们的贴身侍卫,立誓遵守他们的命令。他将一生都献给了全知全能的神。骑士团毕生都在进行艰苦的圣战,而普利斯特也至死不渝的履行着他的职责,奉献他的力量以及那年轻人特有的热忱,从未有过怀疑。然而,多年的远征让他的长辈和上级都已经归于尘土,带着悔恨和愧疚,被埋葬在远征路上的墓穴里,他亲如兄弟的战友,在同那些拒绝臣服于全能之神的野蛮人的战斗中陨落,而他自己的亲卫,也被伏击、瘟疫吞噬,于是他开始质疑自己誓言的意义——远征的意义。经过了深刻的冥想,他离开了他的军队,长途跋涉回到了晴雪城——传说中的圣城,在那里,他对全能之神的祭司们发出了质问。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末日路西法之印-佤什昂都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穿透黑暗之世的地狱魔眼,路西法胸前上的标志,十一重诅咒铠甲之印。路西法作为第七地狱的四大恐怖恶魔之一,拥有强大的吞噬技能,后与四大恶魔之一的SF联手攻击四大恶魔中实力最弱的暗影恶魔的傀儡军团!为什么实力最弱排名第四的暗影恶魔却要二位大佬来对付呢?因为暗影恶魔后面有人撑腰!具体是谁 我忘记了~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石堂城皇家守军军旗-展翅的鹰

面对深渊大军的猛烈入侵,古铜军团由战无不胜的指挥官特蕾丝汀率领,及时赶来守城。她带着手下长驱直入,冒着熊熊烈火直达石堂城的中央广场。广场上她对邪恶大军的首领发起一对一的挑战,双方打得难解难分。终于,一记利刃穿心,她终结了首领的性命,魔军也随之溃散。大战之后,望着满目疮痍的家乡,特蕾丝汀重新扬起石堂城皇家守军军旗,启程去寻找深渊的魔物大军,誓要赶尽杀绝。谁敢作对,格杀勿论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乌索瑞安神圣骑士团盾徽:红色飞龙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他又想起了他杀过的第一只龙,那是一只猩红飞龙,口吐烈火,在龙骑士的剑刃刺破它的咽喉之前,这只龙已经杀了6个人。龙骑士戴维安并没有什么经历使他憎恨巨龙,只是使命罢了;杀一只龙是杀,一百只也是杀,他们跟其他畜生没什么区别,也许只是更加巨大,爪子更锐利,能喷喷火而已。

所以在那之后他并没有宽恕过任何一条龙,他的名望也越来越大。终于在他猎杀的龙数量快要到达三位数时,他被给予了达维安爵士的称号,被赋予了最好的装甲,最好的剑与盾。


智力英雄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教会骑士团团徽

为了预言中的新的黎明,一个没有恶魔的纯净世界,圣骑士加入到对抗天灾的战争之中,改变着历史的进程,作为Hextar旗下的一名远征军,他给予那些跟随他以战斗的人们以永久的光辉,允诺赦免他们的罪过,也随时考验着那些宣誓净化恶魔的人的忠诚,他的追随者不管来自哪个种族,有什么样的背景,都会狂热的投入到他的事业中去,在冰峰王座摧毁之前绝不罢休,如果上帝真的有向大地伸出援手的话,那么这只手一定是圣骑士,陈!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隐修议会徽章-法杖与盾牌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作为能与卡尔齐名的超级魔导师-半神阿哈利姆的儿子拉比克魔导师曾经加入到这个议会。隐修议会的徽章象征魔法的法杖与象征秩序的盾牌!那个时候能称得上魔导师的只有拉比克和卡尔(但是卡尔不要),那时的魔法世界一般人一生只能掌握一二个,魔法议会的或许能有三四个!因为当时魔法全靠智商的记忆水平,但是拉比克在战争中偶然发觉自己可以偷窃对方使用的技能,并且能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卡尔则是拥有超强的记忆力,拥有四十多个魔法!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天怒之徽徽章-羽翼守卫苍白之巢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作为一名天使天怒法师却深深伤害了最不该伤害的人-她的妹妹仙德尔莎(就是VS啦),然后天怒为了自我赎罪用铁链将自己的翅膀锁住,每一次飞翔时都会记起他对妹妹仙德尔莎的伤害!之后,仙德尔莎对天怒的背叛非常愤怒,在一个夜晚用魔法箭偷袭了天怒法师,但是被天怒给挡掉了!最后天怒为了弥补这段感情,送给了VS一把神器-女神利爪!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德尊教团团徽-生与死之夹缝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暗牧其实是哈斯卡的哥哥,哈斯卡在进行战斗的时候死了,德尊教团深感十分可惜就让暗牧用转生的祭祀手段将哈斯卡从冥界拉了回来,派哈斯卡去前线战斗!哈斯卡不满这种行径而离开了德尊教团,独自寻找值得他送死的人!在DOTA2里面如果哈斯卡血越少,哈斯卡的皮肤颜色越来越深,不知道大家发现这个细节木有~

敏捷英雄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银月森林卫队队徽-月刃之无情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时万物归于平静,几个戴头巾的身影靠近了她。她们用虔诚的语气告诉她,月之女神赛莉蒙妮选择了她,并指引了她,也测试了她。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通过了银夜森林的守卫者-暗月骑士的神圣仪式。现在她有两个选择:加入暗月骑士,宣誓侍奉赛莉蒙妮,或者离开此处并永远不再回来。从那以后,人们再也没见过那位被称为平原之灾的少女。而银夜森林中又多了一位守护者。她被给予了月之女神恩赐的名字——露娜。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诺论山脉狙击部落徽章-一击必杀之准星

诺论山脉——狙击手的家乡。山上有峭壁潜行兽。其他的我也找不到了~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殇月国皇室室徽-太极符印

索罗首也是一名恐怖巫师,不过比起前者萨克斯要强的的多,他的能力是变身恫吓,给予对手心灵上的震撼。他也跟其他邪恶巫师一样,用恶魔形态惊吓居民并逼他们上供,遇到敌法师算他倒霉。传说索罗首变身后的样子极为恐怖,再冷静的的人都会害怕,于是敌法师——他把眼睛蒙上去跟他打!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超维祭祀徽章-时空之眼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鸡巴脸不属于冥界或者是现实世界,他是和白牛、UG一样来自其他的维度。是DOTA2中非常独特的一个种族!用鸡巴脸翻盘还是非常经常的~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遮面之岛岛徽-红色漩涡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在尤涅若被流放之后过了一段时间,遮面之岛的工匠造出了最为可怕的面具——复仇之炎面具。传说那面具被施下了不可破解的复仇魔法,凝聚了千百年来遮面一族的仇恨。这力量最终会毁了遮面一族。

主宰的岛屿在一个充斥着复仇魔法的夜晚被海浪彻底毁灭了。他成了岛屿上古老主宰传统中礼仪和剑术的唯一传承者。那时候,海浪吞没了遮面之岛,复仇火焰包围了遮面之岛,工匠们用尽他们的心血打造了产自遮面之岛最后一把刀——传说中的炎铸大太刀。此刀后来落入主宰手中。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魅影之纱徽章-恩赐你解脱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幻影刺客则信仰魅影之纱,这是一个将刺杀视作神圣的自然法则的女刺客同盟。魅影之纱通过冥想和神谕来确定他们的暗杀目标。她们不被任何条款所束缚,也从不因为政治斗争或者金钱利益刺杀。她们的刺杀完全没有时间规律,似乎是随性为之:不管你是手握大权,还是平凡农夫,对她们来说,你的死法都是一样的。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穿山甲公会会章-沉默是金

他在离开索鲁克后不久,就以暗杀见长,成为了穿山甲公会的一员,尽管他并没待多久,也总是单独行动。还是有人和刚铎有过交谈,被问起为什么在有了足够的财富后还是坚持接那些自杀式的单子时,他回答说,金钱是一种宽慰,它让我们这些猎人有追猎的理由,使我们看起来不那么像疯子,猎人就要有所猎之物,很奇怪吗?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嗜血之峰-双子之令,我之御命

其他徽章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麦尔朗恩之权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奥斯塔力昂帝国国徽-大帝之冠,汝之审判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塔林守卫军军徽-锋利的匕首

VS是天怒妹妹?《DOTA2》势力组织徽章大盘点

荒邪之狱:灵魂破碎之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